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党员风采 > 文学 >

笔露风骨 墨藏奇趣

发布时间:2018-09-04      作者:罗湖三支部-蒋苹

 

笔露风骨   墨藏奇趣

——中国画漫谈之五

 

西画讲究“面”,中国画讲究“线”,西画强调五个“调子”,中国画强调“墨发五色”。线用笔来表现,故曰“用笔”,文章尚风骨,书法尚骨力。中国画用笔讲“骨法”。画中点线,大笔要圆浑沉着,细笔要纯实流利。大写意画法如书家写大草灵活多变,工细绘画要与写小楷略同。如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存傅抱石先生的《英魂颂》,松之每笔都如怀素狂草“忽然绝叫三五声,满壁纵横千万字”。若无此用笔,难求“狂飙为我从天落”之意。吴昌硕用钢筋铁骨之笔作画,使观者倾心,书者视为篆书。

用笔的千变万化使中国画耐人寻味。勾、勒、皴、点、轻、重、缓、急等在一幅画上都能用上,笔笔一样如铅字印刷,不成为画。

“意足不求颜色似,前身相马九方皋”。中国绘画“笔立其形,墨分阴阳”,唐以前,皆用颜色,唐宋以后,由于中国画简练的黑白对比,水墨画大盛。白是最明的颜色,墨色是最暗的颜色。白纸水墨画,明快无比,加之宣纸特具发挥墨的枯、湿、浓、淡变化之功能。一张画的好坏,水墨者鉴。

用墨之妙,在于浓淡相生,全浓全淡悉无精神,淡要灵秀而不滑,浓要醒目而不滞。墨之浓淡,妙在用水。一要“活”、二要“鲜”、三要“变幻无穷”、四要“笔墨一致”。即笔笔干净利索,自然鲜活,浓中有淡,淡中有浓,诡异离奇,变幻莫测。但切忌墨是墨,笔是笔。张大千、刘海粟等人用墨始终如飞如动,元气淋漓。张书旗之画一笔大德、清雄奇富。以墨戏画,源远流长,超妙不落凡俗也。